Doghouse

In the Mood for Love

幸运洞

ARAKITOKYO LUCKY HOLE

项目现场的架构一团乱麻。三四个厂商的五六种设备分散在七八个地方,区分线序的标签是一概没有的。老旧程序以一种极其怪异的方式支撑着彼此运行,设备间的协议要么是二开再二开,要么是自定义报文格式的 UDP。我脑海里猝不及防浮现出四个大字:聚众淫乱。前同事把我领到一个逼仄且闷热的强电井,打开一个配电箱,里面是他当初为了给公司省钱,找技术员调的脱网的半成品网关。我们以一种奇怪的氛围在强电井里僵持着,盯着状态灯不断闪烁的网关,好像我俩也成了里面任劳任怨的设备,想从 TX 里读懂点什么。

341 11 1,839 4 m 35 s 1,839 Words Remain

Namesilo CNAME Flattening

有个域名托管在 Namesilo 上,主机则是通过 DDNS 穿透到内网的虚拟机上,是没有公网 IP 的,解析则是靠 DDNS 提供的域名作为 CNAME 记录。而大部分域名托管商是不支持给裸域(Apex Domain) 添加 CNAME 记录的。首先,RFC 1034 声明了 CNAME 记录应该是排他的:

If a CNAME RR is present at a node, no other data should be present; this ensures that the data for a canonical name and its aliases cannot be different.

488 2 1,063 2 m 39 s 1,063 Words Remain

一脸正气

在越南某不知名 KTV 里摸摸唱的时候,我脑袋还是昏的。其实在异国搞黄色真的只是随机事件。原本要去越南出差的王总签证没办下来,不然坐在这里摸奶的就是他了。我多少觉得他签证不过也许是他可能有犯罪前科。还记得当初他因为乱停车被产业园的保安把车轮锁住,他二话没说就到路边买了液压钳,把保安上的锁给钳断了。王总还是稚嫩了,我要是保安我就要发抖音买DOU+了。

越南的客户是从泰国来的,在越南的公司只是他们泰国的分公司。一见面,大家用蹩脚的英文交谈。我一个劲地说 สวัสดีค่ะ。我不知道为什么中国人到越南竟然要和泰国人在韩国街吃日料。几个人对着几排寿司尬笑。老板问:这些鱼是从日本进口的吗?我们很担心核污染。客户说:不是的,这些都是越南本地鱼。然后一伙人哈哈大笑。

我们是按摩结束之后才去 KTV 的,我也是在这个时候遇到的 Hồng Bé,她穿着一身白色且暴露的裙子,胸部被硬生生挤出沟来。按照 Meow 的话说,她长得很有福气。我知道这是在说她有点胖,但实际上她很瘦,至少暴露在外面的腿是这样的。在越南 KTV 唱中文歌确实有些魔幻,我在谷歌翻译上翻译给她说:你们点点歌。她替我倒了酒,熟练地点了一首越文歌。然后我们开始牵起手来。

我一度出现了小姐爱上我的幻觉。当然这幻觉很快就被打破了,因为小姐要是爱上我是不会当着其他老板的面在前面辣舞的。狗日的,傻逼才会和小姐谈感情。

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。还记得几年前我在中医馆按摩的时候,我和女医生说我不会去外面按摩店推油,更不会去不正规的场所。我一脸正气地说那地方没意思。当然女医生看不到我的一脸正气,因为我是趴在按摩床上的,除非她把头伸到床底下。不过要真是这样那就不是中医馆了,那是鬼屋。

591 4 623 1 m 33 s Read 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