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ghouse

Tread through my fragile heart gently.

Back to top

钙化

坐在路边边抽烟边看美女,表弟的道心又破碎了。原因是他觉得路上的美女一个个的都很好看,但是陪伴在美女身旁的人他觉得还不如他。而当美女孤身一人的时候,他就会自问:这种女的到底是谁在操啊?我没法回答他,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操。我问他道心不是早就破碎了吗?他说之前那是破碎,现在是粉碎。

我和表弟都不是什么正经人,虽然我还是稍微比他正经一些的。我们点烧鸡吃的时候,发现点两份半只的比点一份整只的便宜,于是乎就他半只我半只了。他说他想吃真正的烧鸡。我问他多烧,他说九十斤的那种。我说九十斤半只?他嘴角抽动了一下。他说有一次他去约炮,对面说她有些微胖,他心想有胆出来约的微胖能有多胖?结果去了以后吓得丫直接跑路。现在说起来他好像还是见了鬼,使劲浑身解数要向我解释对方有多恐怖,时而挥舞着双手在空中比划,时而拿自己打比方,说对方大腿比他腰还粗。我没有约过炮,难以感同身受,但当我点了半只烧鸡都吃不完的时候,我还真的想吐。

快到晚上 12 点的时候,他问我要不要去给女人当狗。我说去。他迟疑了一下,没有理我,继续低头在手机微信上和那个女的拉扯。我实在看不下去他这样委顿不堪的拧巴样子。我说烟抽完了,下去买烟吧。他才“不情愿”地跟着我下去。我们都知道他这样一出门就一定会去给那女的当狗了。他去之前给我看了看那女的朋友圈自拍,对方穿了一件露脐小背心,拿着手机对着镜子搔首弄姿的。我说身材不错。表弟说还行吧。其实我根本没看清。有的人就是像一张面皮一样的,正面看上去五花八门,从旁边看就是扁的。其实身材上的扁不可怕,内里没有馅才是最可怕的。

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中午了,强忍着睡意看了眼手机,表弟在六点钟的时候给我发消息,说擀面杖没用上。不知道是因为舔狗不得好死还是因为前列腺钙化了。

553 1 658 1 m 38 s Read All

丢那星

和表弟又经过铁皮南路。还记得上次来的时候,周遭修路的蓝色铁皮还没有拆掉。现在已经是铺满新鲜柏油的平坦大路了。到路口需要掉头,我们停在铁道桥的柱子旁边,等着红灯变绿。旁边的阿叔载着小女孩,问我这部小牛改装过了吧?我说改了 88V100A 的电池呢。后座的表弟还在拿着刚去摆摊卖的草莓发卡,逗不知道多少岁的小女孩。我没给他太多撩妹的时间,红灯刚要转绿,我就一拧油门飞出去了。

要和他朋友们见面的地方就在马路对面,停车以后我没有跟着他一起过去,而是走到路边蹲下,点了支烟抽了起来。当时我没戴眼镜,以为那个形体很像他的、走到一大桌子人中间坐下的那个人是他。烟快抽完的时候,真实的他才从另一个方向的店里走出来,问我怎么不进去。我有点蒙,但还是说:人太多了,我社恐。他说社个屁,加上他一共就三个人。我站起来,丢掉烟头,踩了几脚就跟着他进了店。

出来的时候已经晕乎乎的了:糖尿病的我被痛风的他棍了几杯啤酒。我酒量真的很不好,甚至没有阿婷好。我取了车,载着同样醉醺醺的表弟,在非机动车道上乜乜斜斜地开着。我说几年前我也是这样坐在那个女人的后座上。表弟问我她是谁。我说她是黯淡星1。表弟说她不是黯淡星。我说那她是丢那星2。表弟笑了,笑得很开心。


  1. 《她是黯淡星》-木玛·丝绒公路

  2. 「屌你阿妈」反切→「屌那妈」→「屌那*」→「丢那星」

510 2 480 1 m 12 s Read All

焦虑

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想死了。自从上次因为耳朵痒动了重开的念头,这样想的次数愈发频繁。有时候是觉得生活没有意义,有的时候觉得身体哪一块肌肉又不舒服了,就很想从窗台跳下去。很奇怪,在涌现出这样的念头的时候,就觉得去死真的没什么,就好像是选择向左走还是向右走一样,只是选个方向而已。

我觉得身体的确是出问题了,至少精神上是出了问题。有时间必须去看看神经内科,开点抗焦虑的药是最好。

644 6 170 25 s Read All

半斤八两

老妈又打电话来问我要不要考公务员。好像在体制内的家长的眼里,哪怕赚的再多,只要不是体制内,都是在失业边缘徘徊。我说算了算了。实际上我也知道,自己根本接受不了看别人脸色。原本老板想让我转客户管理,我为表抗议,每天裤衩+拖鞋上班,老板看到后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前几天年会,总部的老主任正好在这边出差,也到场了。作为直系师兄 + 刚进公司时带我的老师傅,我看到他的地中海的那一刻简直要涕泗横流。他见到我也是赶紧把我拉到一边抽起了烟,和我谈起了总部的近况:氛围没有当时我在的时候好了,一堆元老级别的人也走了,唯有埋头搞技术的几个人留下。说实话可以理解,咱们这样的技术员,整天就和电脑板凳打交道,什么破事儿都是抛之脑后的。唯有擦屁股的和市场部的忍受不了:忍受不了屁眼臭、忍受不了没回扣。

脑海里又回响起许冠杰《半斤八两》那句歌词:最弊 BOSS 郁 D 发威癫过鸡。老板,不想做就直说,把钱分我,好聚好散算了。

365 0 348 52 s Read 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