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ghouse

Tread through my fragile heart gently.

Back to top

一脸正气

在越南某不知名 KTV 里摸摸唱的时候,我脑袋还是昏的。其实在异国搞黄色真的只是随机事件。原本要去越南出差的王总签证没办下来,不然坐在这里摸奶的就是他了。我多少觉得他签证不过也许是他可能有犯罪前科。还记得当初他因为乱停车被产业园的保安把车轮锁住,他二话没说就到路边买了液压钳,把保安上的锁给钳断了。王总还是稚嫩了,我要是保安我就要发抖音买DOU+了。

越南的客户是从泰国来的,在越南的公司只是他们泰国的分公司。一见面,大家用蹩脚的英文交谈。我一个劲地说 สวัสดีค่ะ。我不知道为什么中国人到越南竟然要和泰国人在韩国街吃日料。几个人对着几排寿司尬笑。老板问:这些鱼是从日本进口的吗?我们很担心核污染。客户说:不是的,这些都是越南本地鱼。然后一伙人哈哈大笑。

我们是按摩结束之后才去 KTV 的,我也是在这个时候遇到的 Hồng Bé,她穿着一身白色且暴露的裙子,胸部被硬生生挤出沟来。按照 Meow 的话说,她长得很有福气。我知道这是在说她有点胖,但实际上她很瘦,至少暴露在外面的腿是这样的。在越南 KTV 唱中文歌确实有些魔幻,我在谷歌翻译上翻译给她说:你们点点歌。她替我倒了酒,熟练地点了一首越文歌。然后我们开始牵起手来。

我一度出现了小姐爱上我的幻觉。当然这幻觉很快就被打破了,因为小姐要是爱上我是不会当着其他老板的面在前面辣舞的。狗日的,傻逼才会和小姐谈感情。

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。还记得几年前我在中医馆按摩的时候,我和女医生说我不会去外面按摩店推油,更不会去不正规的场所。我一脸正气地说那地方没意思。当然女医生看不到我的一脸正气,因为我是趴在按摩床上的,除非她把头伸到床底下。不过要真是这样那就不是中医馆了,那是鬼屋。

985 4 623 1 m 33 s Read All

钙化

坐在路边边抽烟边看美女,表弟的道心又破碎了。原因是他觉得路上的美女一个个的都很好看,但是陪伴在美女身旁的人他觉得还不如他。而当美女孤身一人的时候,他就会自问:这种女的到底是谁在操啊?我没法回答他,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操。我问他道心不是早就破碎了吗?他说之前那是破碎,现在是粉碎。

我和表弟都不是什么正经人,虽然我还是稍微比他正经一些的。我们点烧鸡吃的时候,发现点两份半只的比点一份整只的便宜,于是乎就他半只我半只了。他说他想吃真正的烧鸡。我问他多烧,他说九十斤的那种。我说九十斤半只?他嘴角抽动了一下。他说有一次他去约炮,对面说她有些微胖,他心想有胆出来约的微胖能有多胖?结果去了以后吓得丫直接跑路。现在说起来他好像还是见了鬼,使劲浑身解数要向我解释对方有多恐怖,时而挥舞着双手在空中比划,时而拿自己打比方,说对方大腿比他腰还粗。我没有约过炮,难以感同身受,但当我点了半只烧鸡都吃不完的时候,我还真的想吐。

快到晚上 12 点的时候,他问我要不要去给女人当狗。我说去。他迟疑了一下,没有理我,继续低头在手机微信上和那个女的拉扯。我实在看不下去他这样委顿不堪的拧巴样子。我说烟抽完了,下去买烟吧。他才“不情愿”地跟着我下去。我们都知道他这样一出门就一定会去给那女的当狗了。他去之前给我看了看那女的朋友圈自拍,对方穿了一件露脐小背心,拿着手机对着镜子搔首弄姿的。我说身材不错。表弟说还行吧。其实我根本没看清。有的人就是像一张面皮一样的,正面看上去五花八门,从旁边看就是扁的。其实身材上的扁不可怕,内里没有馅才是最可怕的。

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中午了,强忍着睡意看了眼手机,表弟在六点钟的时候给我发消息,说擀面杖没用上。不知道是因为舔狗不得好死还是因为前列腺钙化了。

676 1 658 1 m 38 s Read All

焦虑

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想死了。自从上次因为耳朵痒动了重开的念头,这样想的次数愈发频繁。有时候是觉得生活没有意义,有的时候觉得身体哪一块肌肉又不舒服了,就很想从窗台跳下去。很奇怪,在涌现出这样的念头的时候,就觉得去死真的没什么,就好像是选择向左走还是向右走一样,只是选个方向而已。

我觉得身体的确是出问题了,至少精神上是出了问题。有时间必须去看看神经内科,开点抗焦虑的药是最好。

779 6 170 25 s Read All

麻将向听数拾遗

参考 九条可怜 大佬的 利用查表法求麻将向听数。过程中有一些数学证明省略了,在这里记录一下加深理解。原文主要是针对向听数计算和序列生成进行讲解的,本文主题亦如此。

0x01 向听数计算

对于大众麻将,包括日本麻将和国标麻将,不考虑特殊牌型(七对、十三幺、不靠等)基本的胡牌条件为:m 个面子加上 1 个对子,即可胡牌。为行文方便,将胡牌公式简单记为

3m+2

其中 3 代表面子,2 代表对子。结合麻将规则,容易知道对于能够胡牌的手牌总数 N,有

N \in \{2, 5, 8, 11, 14\}

牌效率理论定义了向听数(Syanten),指一副牌距离听牌状态最少还差几次打摸动作。0 向听 = 听牌,-1 向听 = 胡牌。若非特殊说明,下文所指的向听数皆为一般牌型的向听数。

对两张不同的牌 x, y 定义距离计算函数 D(x,y)

D(x,y) = \begin{cases} 0,  (x, y 为同种牌)\\ 1,  (x, y 为同种数牌,且数字差 = 1) \\ 2,  (x, y 为同种数牌,且数字差 = 2) \\ \infty,  (otherwise) \\ \end{cases}

根据 3m + 2 ,将牌组序列 tiles 分为两个部分:要凑成若干个面子的部分 tiles_{m},\ \sum tiles_{m}\ mod\ 3=0 和要凑成一对对子的部分 tiles_{p},\ \sum tiles_{p}=2。定义向听数计算函数 S(tiles)

1,002 2 3,778 9 m 26 s Read All

玩耍

跨年的那一刻,大家都嗨疯了。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挤在一起,随着音乐节拍在那里唱着跳着。嗨到深处了,服务员踩在吧台上,一瓶威士忌直接往下倒,下面的人张大嘴巴接着,周围发出一阵尖叫。我被人群挤了出来,突然感到一阵头晕,低头一看手表,心率 150 。我受不了了,赶忙穿过人群到酒吧外面透气。这时候手机振动了,张老师通过了我的好友请求。

From: 大垣(おおがき)
2022-01-01, 凌晨 00:07
我通过了你的验证请求,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
新年快乐~
新年快乐!
刚才不知道你走了,出来找你找不到,才想着说加你问一下
哦哦,没事啊
我觉得我走了你们自在点
没有,大家都问你去哪了
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
不想扫兴
你们玩开心点吧,这只是个小插曲
别放心上

我有点迷茫,不知道是我在追张老师,还是检测在追张老师。她没等自己的那一杯酒上来,就拎着包径直出去了。我赶紧示意检测跟出去,检测才后知后觉地起身。

后来听箱子说,当时她和 Yuri 在酒吧走道拍照,听到张老师和检测抱怨。张老师说她已经 30 岁的人了,受不了这种场合,觉得尴尬。而检测愣愣地站在旁边,一句话没有说。

525 2 396 59 s Read 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