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ghouse

Tread through my fragile heart gently.

Back to top

重新开始

最近在单曲循环回春丹乐队的一首歌,叫《正义》。里面歌词是这么唱的:

我买光所有的炸药 却
还是炸不掉 他
给你的碉堡 我
花光了金币 我
花光了权利 我
花光我仅有的正义

我反复听了很久,但自己跟着唱的时候,总是想不起「权利」这个词,总把「权利」唱成「精力」。回想起来,自己好像一直都在花钱和精力,却一直没有什么权利。

很多时候我希望自己像一滴水,有个引力一直在拉着我,从高处落下来,落在花朵上,落在叶子上,落在泥土里。然而更多时候我总是落在石头上,摔得支离破碎;又或者是落在溪流里,和别的水滴一起随波逐流,最后变成平庸的一份子。


从 6 月份说要重构博客说到现在,过去了差不多半年,博客终于算是勉强能用了。说起这个博客也是命途多舛,一开始的记录已经没有了,唯一留下的记录不过是底部版权信息里的起始年份。对于我这个重度三分钟热度患者来说,坚持写博客五年以上还如此费心费力,不知道无聊的究竟是我还是生活。

重构的大部分工作都是在近两周内完成的——在一堆破事追在屁股后面的情况下。原本我就是个受不得突如其来的压力的人。如果发生什么突发状况,我会变得很焦虑,我会想摆烂,然后捂住耳朵做自己喜欢做的事,任凭那堆破事追着 Deadline。仔细一想,也许这也是反抗生活的一种低级形式吧。

今天是 2021 年 12 月 2 日,网上都说今天是世界完全对称日。一大早醒来,发现太阳没有从西边升起来,地球没有停止自转,冬天也还是需要棉袄,楼上也没有停止跺脚。在烂透了的生活的夹缝里,总在寻找一丝渺茫的希望,希望操蛋的日子终会过去,然后重新开始。

741 0 567 1 m 25 s Read All

某 APP 付费视频解密

仅供信息安全学习,部分内容做了 * 替换

起因是在这个 APP 买的付费视频总会不定期清除,就想着下下来存着,以免之后找不到。一开始想着电脑开个模拟器录屏算了,但想想还是有点麻烦,干脆直接分析。

0x00 准备工作

  1. 雷电模拟器 4.0.43 32 位版本,64 位版本在我这里能运行,但登录 APP 失败
  2. 安装要破解的 APP
  3. 安装 Xposed 框架和 JustTrustMe 模块并开启
  4. 安装反射大师
  5. 安装终端模拟器
  6. 电脑安装 Fiddler4/Proxifier,配置 Fiddler4 Capture HTTPS CONNECTs;Proxifier 新增 Proxy 为 Fiddler4 的 Proxy,并新增 Rule:Applications 为 ld*.exe
  7. 安装 Frida,并将对应的 frida-server 放到模拟器上
  8. FFMpeg

1,939 15 2,170 5 m 25 s Read All

If you know the end

sidewalk

开春的时候,我骑着电动车偷偷找阿婷约会。我们一起吃了我已经不记得名字的餐馆,也和阿婷说了很多我已经不记得的话。事实上那时候也并不是开春,因为南方只有冬夏。

走在绿城偶尔破败的人行道上,地砖这里凸一块那里凹两块。大榕树的树根从围栏冲出来,阳光被树叶打碎成很多块。我牵着阿婷的手,时不时侧过脸看她。她把眼睛眯成一条线,很不好意思地说,你看着我干嘛。

我总是习惯说没干嘛。

有时候觉得和阿婷聊天很开心。我和检测说,和阿婷打电话的话,就只说正事,不聊骚。但是当阿婷在微博私信里和我搞黄色,我又感觉到无所适从。不是我不想搞黄色,也不是怕被戴小姐逮住了没有好果汁吃,而是对方给我太多我没办法还的时候,我更想逃离那种负罪感。

也许阿婷也是知道的,因为对她有好感的其中一个男生,即使我告诉她可以尝试着去了解一下对方,她也觉得这是在养鱼,而养鱼不好。我问那个男生条件怎样,她说对方是玩乐队玩机车的。我半开玩笑地说,对方应该很有钱嘛,要不要试试看。她认真地说,我谈恋爱是奔着结婚去的,对方可能很适合谈恋爱,但不适合结婚。我说我也是这么想的。

她说,好想和你在一起哦,但是感觉希望很渺茫。我说嗯。

然后我们良久没有说话。

647 0 446 1 m 6 s Read All

PBOC 2.0 密钥计算(C#)

最近在分析PBOC卡的读写。手头有一些基于PBOC 2.0标准的ISO 14443A-4 CPU卡,其实就是我的校园卡。

介绍的话就不多说了,直接切入正题,讲解PBOC 2.0标准下的一卡通的圈存过程,并附上过程中所需密钥的相应算法(C#)。文中所有命令中的数据皆为16进制值。阅读本文需要对PBOC 2.0标准有一定的了解。

503 0 1,674 4 m 11 s Read All

SLE4442 口令破解杂记

原理图

感谢评论区月光交流:方法一,上电后验证通过不用拔掉 I/O、RST 和 CLK,保持加电就行了。

SLE4442卡,在学校被拿来用作取电卡。在我拥有的所有卡中,电玩城的储值卡也是SLE4442卡。这种卡算是比较老的卡,一般来说越容易破解的卡片,年代也就越久远。

2,922 28 849 2 m 7 s Read All

记事本

那是一本遗落在图书馆的记事本。前面是高中时候数理化的笔记,后面是一些随手画。女生的记事本,一般都会夹带着一些纸条,或者喜欢从最后一页开始往前记一些句子。

其实早在小学的时候,早熟的我们内心早就情感泛滥了。情窦初开的年纪,人人都有了自己的小秘密。多少人在文具店买了属于自己的第一本记事本后,在上面种下自己的情愫,然后生根、发芽。

比如我的那本晨光████。

博客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。那是我在文具店里淘了又淘找到的、不那么女性化的记事本。封面是只趴在饭碗上的猫,密码有十位,每位有按下和拨起两种状态,一共有 (1,111,111,111)2=(1,022)10 种可能性,相比之下 3 转轮密码本只有1,000种可能性。

不过看似安全的密码本其实很容易就能破解。转轮本子可以从一旁的缝隙看到转轮的凹槽,多个转轮凹槽对齐以后同时转动尝试就能试出来;而按动密码本的话,只要死死按住开锁键,然后逐一尝试按下数字按键,难以按下的那几位就是密码位。

那时候的秘密多简单,简单到可以写在纸上。现在的秘密复杂、沉重、邪恶、隐忍,说不出,写不下,只能藏在心里,发霉或者发酵。

117 0 402 1 m Read All